不列颠基金代表在圣光机大学讲述关于俄罗斯创业公司的问题
  • Other languages
业务

不列颠基金代表在圣光机大学讲述关于俄罗斯创业公司的问题

2012年圣光机大学和美国-以色列风险投资几斤RSV共同创建了创业加速器iDealMachine。2013年成为俄罗斯最积极加速器前十位。这是一个吸引西方资金的成功案例,4月26日投资天使人Kristofer Watson在圣光机大学讲座上进行的阐述。遗憾的是, iDealMachine的事迹对于一般的俄罗斯创新企业来说只是一个特例。不列颠专家列出了阻碍俄罗斯创新企业吸引外界投资的一系列问题。


2012年圣光机大学和美国-以色列风险投资几斤RSV共同创建了创业加速器iDealMachine2013年成为俄罗斯最积极加速器前十位。这是一个吸引西方资金的成功案例,4月26日投资天使人Kristofer Watson在圣光机大学讲座上进行的阐述。遗憾的是, iDealMachine的事迹对于一般的俄罗斯创新企业来说只是一个特例。不列颠专家列出了阻碍俄罗斯创新企业吸引外界投资的一系列问题。

Kristofer Watson作为牛津大学校友已经在俄罗斯从事欧盟各种项目三十年,如今他代表不列颠ORBIT天使投资基金(信任基金)(the Oxford Russia Business Innovation Trust)。自2002年起,ORBIT开始和俄罗斯企业合作,支持技术创新,投资初期的自主创新项目。尤其是,ORBIT参与了科技领域小型企业发展合作基金“Start-Invest”项目,并和俄罗斯创业公司合作。2006年ORBIT与托木斯克家庭医疗中心签订友好合作协议,共同开发“Aist”再现技术中心,最终在2010-2011年成功被一家新管理公司收购。ORBIT在其12年的经营过程中向四家俄罗斯-不列颠企业投资月五十万美元。ORBIT实施这些项目得到的利润将重新投入到新的俄罗斯项目当中去。

 “目前来说,俄罗斯的创业公司私人投资总量比西方要低。例如,1993年仅在英国就总共投资20000家公司,总投资金额超过90亿英镑”—自2003年其就在ORBIT任职的Kristofer Watson如是说。Watson在圣光机大学演讲时指出,吸引不列颠投资进入俄罗斯市场远不止ORBIT基金:莫斯科罗斯和不列颠的贸易关系始于16世纪中叶,并一直延续至今。如今西方的石油巨头加入到俄罗斯企业中。紧密的合作使得,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俄罗斯就开始形成西方天使投资的模式,倚靠这诸多欧洲项目(如,EUTACIS, ISTC, CNCP)。

与此同时,境外投资者在进入俄罗斯市场时也遇到一系列问题,Watson也列举了很大一部分。在进行市场评价时,没有使用与西方标准相对应的商业计划。俄罗斯投资者们不急于参与项目的共同筹资,而西方投资者也没有相应的资金支持。官僚作风拖延了合资企业注册工作进程。同时俄罗斯国家组织没有特许不能参与商业合作,获准的申请过程有时候会超过一年。商业进程的拖延是俄罗斯创业的通病。俄罗斯和俄罗斯银行之间的资金回转耗时太多。邮局的效率也慢得令人无法接受,而快递和电话联系又贵得离谱。这种情况下最实际的方法就是使用Skype和电子邮箱。快速创业也有人为因素影响。翻译的难度也使得俄罗斯和西方合作者之间的沟通效率偏低。俄罗斯资深学者具备的商业领域专业知识甚少,而且他们之中还只有一小部分人愿意培养商业技能。俄罗斯商业中授权传统没有根植:一般是由“上层”做出决定,这导致执行者层面缺乏主动性。文件工作也不够清楚明白。吸引投资很复杂也是因为俄罗斯投资项目缺少广泛的“成功历史”。IPO集资问题众多,购买的公司稀少,而现在商业交易条件又不是总能实现收益最大化。

抛开这些问题不说,俄罗斯一些地区,首先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,还是获得了与西方投资者合作相互关系不可小觑的成功。这些城市直接毗邻政治中心,具备无可比拟的联邦财政份额,Kristofer Watson指出。同时在乌拉尔和西伯利亚也有强大的技术中心,它们在近年内开始与俄罗斯传统“力量中心”竞争。

圣光机大学媒体报道

Content © 1993–2018 ITMO University
Development © 2014 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